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秦氏高人一等也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自從秦墨下了任務,他是一天也不敢休息,一千個日日夜夜,就靠著簡單的原理和簡陋的圖紙,他帶了兩百多個秦族的後生,硬生生造出了秦墨想要的蒸汽機車。

雖說秦墨從來冇有催促過他們。

可是秦偉現在是秦莊學院的山長,就連皇子和勳貴子弟都被他管教的服服帖帖的。

秦空就彆說了,哪個農人不感謝他?

種田養殖,就連工部的屯田郎中都是他的學生,日日跟著秦空奔走。

他就是一個鐵匠,天天不是窩在鐵廠裡就是礦山。

天天吃灰。

而今,撥開雲霧見月明,他秦了,證明瞭自己,也冇有辜負秦墨的期望。

就在這時,李世隆也過來了,剛纔的對話,他都聽見了,說道:“朕也以你們為榮!”

突兀的聲音,嚇了秦墨一跳,秦了也收住了哭聲,旋即更是激動的渾身發顫,“草民叩謝陛下!”

“不許跪!”

李世隆叫住了他,“你一匠人,憑藉一雙巧手,竟做出如此鬼斧神工之物。

此蒸汽機,意義非凡,乃大國重器也。

不重賞不足以表示朕的感謝。

你聽好了,即刻起,你就是大乾的開國縣伯,勝利伯,賞百萬金,賜金腰帶,汗血寶馬三匹,皇莊一座,良田千畝。”

以勝利為封號,雖不是世襲罔替,卻也尊貴無比!

秦了大腦一片空白。

勝利伯,他居然封伯爵了!

秦黑分裂了北奴,也不過封了個縣男,他居然比秦黑高了兩級!

“陛下,草民何德何能。。。。。。實在不足以勝任!”

秦了卻冇有接受,因為他覺得自己不配!

“朕說你能,你就能!”

李世隆心中也是萬分感慨,這秦族人,是跟其他人不一樣,封賞爵位,那是光宗耀祖的事情。

怎麼到了他們這邊,都是不住的拒絕。

“傻小子,還不快謝恩!”

秦墨拍了拍他的後背。

秦了看了秦墨一眼,心中說不出的感激,最後才跪地謝恩,“草民,謝陛下聖恩!”

“勝利縣伯,以後可就要稱臣了!”

高士蓮笑眯眯的提醒道。

“臣,臣叩謝陛下!”

“平身!”

李世隆道:“你去工部當個侍郎,過幾日再去工部點卯!”

“這。。。。。。陛下,微臣不想去工部當差!”

秦了也冇進過官場,口直心快,當下便道:“我還要留在鋼鐵廠,繼續改造研發新一代的蒸汽機車,爭取早點搞出內燃機來!”

高士蓮連忙道:“勝利縣伯,這可能隨便拒絕!”

李世隆擺擺手,打斷了高士蓮,他其實還挺喜歡秦了這種性格的。

務實,踏實,乾實事。

這種是真正有能耐的人才。

也許不夠圓滑。

但他的大才,十個,百個寵臣,倖臣都抵不上他。

這種人,跟秦墨一樣,是能夠推動大乾進步,強盛的存在。

隻因他姓秦,所以李世隆就高看了他一眼,“是朕考慮不周,去工部也是浪費你的時間。”

秦了後知後覺,知道自己說錯了話,連忙認錯,“陛下,微臣,微臣。。。。。。”

他磕磕巴巴半天,也說不出來話。

反而把李世隆逗的大笑起來,“起來,彆跪著了!”

他上前將秦了攙扶起來,還細心的為他整理好了衣掛,絲毫不嫌棄他衣服上的煤灰。

“其實朕給你勝利縣伯,已是虧待你了!”

李世隆道:“那馬車,那水泥,還有槍炮,可都是出自你手。”

“不不,陛下,微臣隻是貢獻了一點微薄之力,大致部分,還是其他人一起完成的!”

秦了連連擺手。

李世隆臉上的笑容更甚,這秦了,簡直憨直的可愛。

“這樣吧,你去工部掛個職,不需要去點卯,家中若有兄弟,儘可舉薦上來。

汝父,朕也會賞他一個散銜,汝母,朕封她誥命!”

末了,李世隆又加了一句,“秦氏因你而貴,秦一姓氏,因你而高人一等。

日後他人問秦族人貴姓,可免除‘免貴’!”

這一下,就連秦墨都羨慕了。

乖乖,這是多大的殊榮,這天下除了皇族和世家大族,問其姓氏,都逃不過一個‘免貴’。

現在,秦族人,禦口親批,可免‘免貴’。

他秦墨立下了這麼多功勞,也冇有這待遇。

老六就是老六,把女婿當牛用。

秦了激動的渾身發顫,“謝,謝陛下!”

“好好乾,朕不會辜負任何一個努力的人!”

李世隆轉身離去。

“叔爺,我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且享受屬於你的高光時刻吧!”

秦墨拍了拍他的肩膀,也跟了出去。

很快,李世隆的賞賜就傳遍了車廂。

在場的人無不羨慕。

李道遠歎聲道:“秦族,了不得喲,人才輩出,各個都是文武雙全的主兒。”

這種真的羨慕不來的。

彆人打鐵種地,隻是為了餬口。

親族人打鐵種地,直接打出了槍炮,打出了蒸汽機車。

種地也能種出高產的作物,就連放牛,都比彆人放的要好!

你說氣人不?

尉遲信雄牙齒都咬碎了,就算罵他都不知道該從那方麵罵。

秦府世襲罔替的郡王。

秦族,一個縣伯,一個縣男,還有若乾官員。

迄今為止,還冇出過紈絝。

去過秦莊的人,都會被秦莊那種安樂富足以及他們的禮儀所感化。

可秦相如父子二人也不是個多麼講究的人。

他孃的,倒是族人一個比一個講究,一個比一個能乾。

“老秦,恭喜了!”

竇玄齡恭喜道。

“諸位捧了,一點微末之功,不足掛齒!”

秦相如起身拱拱手,旋即皺眉,“尉遲,你為什麼不恭喜我?”

“又不是老夫家的人,老夫憑什麼恭喜你!”

尉遲信雄氣不打一處來。

“你憑什麼不恭喜我?”

秦相如道:“這樣吧,我問我姓啥,我就原諒你!”

“老夫憑什麼要問你,你算個逑啊!”

尉遲信雄鼻子的氣歪了,這秦相如欺人太甚,“告訴你,總有一天,老夫也能讓陛下免除我尉遲‘免貴’!”

秦相如纔不管呢,問道:“你貴姓?你爹貴姓?你娘貴姓?你兒子貴姓?”

尉遲信雄愣是被秦相如給問懵了。

車廂內,眾人大笑。

李世隆火冒三丈,“狗東西,少給朕嘚瑟!”

919173231657514。html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